碰巧翻到理財周刊,竟然在名人專欄的部分有國際論壇,我很喜歡閱讀由劉必榮教授所寫的專欄文章,增加自己一些國際觀點,我很喜歡這一篇:
  海嘯一周年 改變了什麼?
  看到這一段真是感慨:(南亞大海嘯發生在2004.12.26.)
  亞齊省是和平了。30年的內戰,6萬多人死亡,海嘯一來,大家都嚇醒了。亞齊首府班達亞齊被毀掉2/3,橫屍遍野、滿目瘡痍之下,政府軍問叛軍:「如果到這個時候,你們還不放下武器,我怎麼有手幫你們掩埋屍體,重建家園?」於是叛軍繳械,轉為政黨,和平在亞齊開始萌芽。

因為周刊網頁會更新,因此轉貼完整內容如下:
海嘯一周年 改變了什麼?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南亞大海嘯就發生一周年了。
所有罹難者國家,從印尼、泰國、斯里蘭卡到瑞典,都舉行了追悼亡者的儀式。點蠟燭、放天燈、靜坐或飲泣,一年前的傷痛,至今仍然深深烙在每一個人心中。
但是除了悲傷和思念,海嘯到底改變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
  海嘯造成的死亡人數和國際間的救難行動,都是空前的。那時真的讓人覺得有地球村的感覺。也讓人學會在大自然面前變得謙卑。但是這個謙卑似乎並沒有維持很久。
  上個禮拜,南韓幹細胞之父與複製醫學權威黃禹錫被發現研究造假,舉世譁然。這個被國際認為最耀眼、最具潛力的研究團隊,居然被發現研究造假,不只重創了南韓的學術聲望,也凸顯了人們為求虛名而超學術近路的躁進,以及以複製技術挑戰自然定律的狂妄。這難道不也是缺乏謙卑心的表現?
  海嘯之後的重建,包括有形的道路、房舍、經濟,無形的心理以及政治的和平。道路、房舍,有的有進展,有的還待努力,有的還待地方貪污官員的覺醒。經濟方面,觀光業在災區已經逐漸復甦。心理的輔導與重建,則還在持續進行。站在國際政治的角度,我們關心的是和平。
  被海嘯波及的地區,印尼蘇門答臘北方的亞齊省、斯里蘭卡的政府軍與泰米爾人,都在打內戰。大災難發生後,大家都在期待,這兩個地方會不會冒出和平的契機?就像6年前土耳其大地震,讓希臘和土耳其開始和解一樣?結果我們只高興了一半。
  亞齊省是和平了。30年的內戰,6萬多人死亡,海嘯一來,大家都嚇醒了。亞齊首府班達亞齊被毀掉2/3,橫屍遍野、滿目瘡痍之下,政府軍問叛軍:「如果到這個時候,你們還不放下武器,我怎麼有手幫你們掩埋屍體,重建家園?」於是叛軍繳械,轉為政黨,和平在亞齊開始萌芽。
  可是斯里蘭卡就沒那麼幸運。叛軍指責政府軍假救災之名侵入地盤,而且賑災物資分配不公。政府軍則指責叛軍,面對天災仍不願意和談。12月23日,政府軍又遭到伏擊,十餘人死亡。雙方再度交相指責,成為追悼海嘯周年最大諷刺。和亞齊對照,也讓人感慨不已。
希望悼念海嘯兩周年的時候,我們能看到斯里蘭卡和平的曙光。


(摘自理財周刊279期)

    全站熱搜

    famil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