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辦公室牆壁的海報上看到二二八(圖片中央橘色的風帆上),我想對於那運動員,二二八應該沒有什麼特別意義,但是在台灣,二二八對於罹難家屬的意義就非同小可,我是無法體會那種政治迫害。但是民國三十六年(1947)到現在,似乎真相離我們越來越遠,二二八變成是更多政客喧囂的話題!我從二二八獲得最大的實質好處就是放假一天,我想很多學校的學生也搞不懂為何二二八要放假一天!我也搞不懂「終止」和「廢除」有什麼差別!

    全站熱搜

    famil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