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_0203桃園永安漁港


  今晚網路亂逛,查詢這一首詩『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竟然查到這一篇: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泰戈爾的詩,這首詩的原始面貌,見諸香港作家張小嫻於一九九七年出版的《荷包裡的單人床》一書,原來是小說裡的一段文字,也移作封底文案。原文只有短短五行: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我還查詢到很長的版本,網路傳播還真是驚人!轉貼如下: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愛到癡迷
卻不能說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我不能說我愛你
而是想你痛徹心脾
卻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我不能說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愛
卻不能夠在一起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一股氣息
卻還得裝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一股氣息
卻還得裝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顆冷漠的心
在你和愛你的人之間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樹與樹的距離
而是同根生長的樹枝
卻無法在風中相依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樹枝無法相依
而是相互瞭望的星星
卻沒有交彙的軌跡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星星之間的軌跡
而是縱然軌跡交彙
卻在轉瞬間無處尋覓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瞬間便無處尋覓
而是尚未相遇
便註定無法相聚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是魚與飛鳥的距離
一個在天
一個卻深潛海底

    全站熱搜

    family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